Search

殘而不廢,我不孤單 -- 第一篇 - - 畫。話


畫中有話,在我的每一個設計作品中,擁有著每一個不同的小故事,每一個故事都隱藏著一份簡單而深厚的信任與陪伴。


從16歲第一次接觸礦不解之緣,一直到19歲有更進一步的學習,再到23歲因緣巧合下,我開始了擺攤,在台北的街道上、捷運站口開始做起生意,或許每一個夢想的起程都有一雙手在背後推著。


一直再擺攤的我一開始是為了家計,但實際上家計是推動我的一雙手,他讓我偶勇氣跨出第一步,去遇見內在夢想性與理想性的自己。


從小我就喜歡畫畫,只要是書本空白的地方,都被我話的滿滿的,一旦畫畫,我就像上了發條一樣,停不下來。




畫畫很能幫我抽離外在物質實相與世界,在這個宇宙裡,沒有外在的框架,不需要在乎別人的眼光,不需要應付過多前繁雜的人際關係,或許我就是一個有社恐症的人,因為從小到大我就是一個孤僻的人,在人群中我不會尷尬,但在群體中我則會不知道該如何與人相處。但畫畫可以天馬行空,可以記錄我的每個喜怒哀樂、悲歡離合的心境。


對於一個身心障礙人士而言,如何讓自己能在這世界上生存,是我從小到大被灌輸的思想,我的家人總是安排我做任何可以讓我在社會上有生存空間的學科,但卻都不是我最擅長的,所以我總是考了很多的證照,但每個證照都是一半,學歷我也是拿了半學士,吃飯我也總是習慣留下一半,我的新作品12生肖設計也是只畫了一半,也完成作品一半。或許,一半的我是完美的,但另一半的我是不完美的,所以我總是留著一半。而這一半就是我的殘缺的右手,也是我一直忽略與催眠自己的缺陷。



但,唯一 一直不變且一直堅持的,就是【畫畫】與設計。




10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